天井

站在天井旁边,看到一道烟。
在草叶纷飞的战争时代,我的痛觉随爱恢复了。(头像by高河弓《loveless》)

【老林】林敬言的母鸡下蛋了

张新杰同志,你这表现的有点臭不要脸啊……2333

好文!推一推~

黄初:

无CP


老林主角,糖糕、锐锐、乐乐、新杰、老韩依次出没


 



林敬言在南京市郊有一套带院子的小房,退役后,在暂时还未想好将来做什么时,他将部分储蓄做了投资,只身回到静悠悠的小房休养。


拼搏了那么多年,是该好好休养一下了。


小房的院子不大,他买了一些花种培育,还一时兴起买了十多只土鸡,准备每天早上给自己煮个绿色健康的土鸡蛋。


不当选手后,林敬言没再玩荣耀,也鲜少与昔日队友对手联系,刚退下来,他深知职业选手每天有多忙。


他温柔地,不想打扰他们。



然而,想“打扰”他的人却很多,首当其冲的便是同在南京的唐昊唐大帅。


唐昊也不知从那里打听到他已经回了南京,便老是在不算忙的时候给他打电话。两人也不说什么联盟里的事,呼啸现任队长爱问呼啸前队长一个相同的问题:“你家的鸡到底什么时候下蛋?”


“下了我给你送来吧。”他笑着安抚。


“不行,下了你告诉我,我自己来拿。”唐昊的语气听上去就像担心儿子拿不好蛋的爸爸。


林敬言叹气说好,反正这个年轻气盛的家伙向来是想干啥就要干啥。


半个多月后,母鸡终于下蛋了。林敬言给唐昊发了个短信,老实做报告,不想人家立即回电话:“后天我休息,你哪也别走!”


挂了电话林敬言去给鸡们添食,他莫名其妙地有些高兴,嘴上却念叨着:“有人要来抢你们的蛋咯。”



唐昊来的时候开着车,林敬言听到声响后出门“接驾”,只见唐昊先开车后门又开后备厢,从里面接续不断地抱出各种生活用品,有大米、食用油、牛奶、时蔬、洗浴清洁用品、厨房用品,甚至还有床上用品。


这是要干嘛……


“你住在这里生活不方便,看看还有啥缺的我下周送来。”唐某人一副霸道总裁相,那模样就差没将林敬言的院子承包下来了。


“……没啥缺的,谢谢你啊。”林敬言心里直发笑,他哪会生活不方便,这小房离市区也就不到1小时车程,他经常开车去采购,过得比忙起来饭都顾不上吃的职业选手过得滋润多了。不过,这些他懒得跟唐昊说,人家正因为做了好事而得意呢,他不忍心打击他。



林敬言用唐昊买来的食材做了饭,还现杀了一只仔鸡,唐昊要吃炒鸡蛋,他便随手打了两个。饭桌上两人没怎么聊天,但气氛却并不尴尬,饭后唐昊要回战队,不待林敬言装好母鸡们新下的蛋便急吼吼地问:“你给我的蛋呢?”


“在装,都给你。”林敬言装了一大盒,唐昊收下时表情特别理所当然。


当晚,“强拿”百姓鸡蛋的唐总裁发了带着两张图片的微博:林敬言请我吃他的鸡和蛋,味道不错!


图片上,一张是林敬言家饭桌上的炒鸡蛋和白斩鸡,一张是他捧着一盒鸡蛋表情屌屌的自拍。


当然,也可能是赵禹哲给帮拍的。



林敬言不大上微博,所以接到方锐的电话时他有点意外。


方锐的声音明显是在强行撒娇:“林大大,你的鸡下了蛋,你给唐昊都不给我!”


“他今天来了嘛。”林敬言汗,一盒鸡蛋也能抢?


“你还给他做了鸡!”方锐依依不饶。


“吃饭总得有肉呀。”林敬言觉得“做了鸡”这话听着怪怪的。


“我也要!”方锐一边讲电话一边在QQ上发弹窗。


“这是啥?”林敬言点开收到的动图,是一个白人游泳队员。


“看我的puppy-dog eyes!”方锐说了句林敬言没听懂的话,又道:“反正我也要,你给不给?”


“给……”林敬言看着动图里那白人可怜兮兮的小眼神,便自动联想到方锐大大的“真诚眼神”,“我攒一些蛋给你送去。”


“好!”开心的欢呼,“猥琐方”其实也是很好哄的。



3天之后,林敬言提着装满鸡蛋的篮子和一罐鸡汤乘高铁,看着窗外的风景时他想:我真像个探望儿子的爸爸……


所以说,职业选手为什么都想当彼此的爸爸?


方锐还住在上林苑,林敬言被他扯着走进小区时老觉得有种奇异的感觉。


交接鸡蛋与鸡汤时,现任兴欣副队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拍照,林敬言见他高兴,自个儿心里也挺开心。


下午,陪着方锐啃完鸡腿喝完鸡汤,林爸爸得回南京了,他不知道的是,在他刚上高铁时,一条关于他的微博就又给发了出来。


来自方锐……


林大大千里送鸡送蛋,超好吃,林大大最爱我了,我也最爱林大大!


附上的图片是一看就叫人眼馋的鸡汤和一篮子鸡蛋。



刚回到小房,林敬言接到电话。这回,“争宠”的主儿是远在青岛的张佳乐。


“老林,我们是不是同届?”第一弹药吼。


“是啊。”林敬言预感要糟。


“我们是不是队友?”第一弹药继续吼。


“是啊。”林敬言似乎已经意识到对方下一句话是啥。


“那你把你的鸡和蛋给唐昊方锐都不给我!”张佳乐那声音神似那句“XXX你为什么要走”。


“……你要我飞过来给你吗?”林敬言扶着眼镜,什么“你的鸡你的蛋”,不要这么说好不好。


“哼!”张佳乐大概是觉得自己挺无理取闹的,便哼哼唧唧地不说话。


“要不下次我攒够了蛋寄给你?”林敬言选了个折衷的方案。


“会碎的!”张佳乐吼,他其实也没想吃土鸡蛋,但那是林敬言的母鸡下的蛋,唐昊和方锐都有他却没有,想着就不爽。


“那……”林敬言冥思苦想,终于说:“这样吧,你爱吃甜食,我做成鸡蛋糕包起来寄给你。”


“好!”张佳乐那声音,一听就知道笑得欢。


数日之后,林敬言将新攒的所有鸡蛋做成了鸡蛋糕,并用最快的快递送往青岛。



张佳乐高兴极了,还没开始吃,他就像唐昊方锐一样拍照发微博:


老林用他的蛋给我做的鸡蛋糕,好吃!老林真好,老林爱我!


张新杰不大用微博,所以他没有看到之前的两条“秀老林”,也没看到张佳乐这条“秀老林”,可是,他却闻到一阵香味从张佳乐的宿舍里传出……


当天晚上,张副队突击查房,正蹲在床上吃得欢的张佳乐没来得及收拾,被收缴了所有鸡蛋糕。


QAQ……


不仅如此,觉得鸡蛋糕实在好好吃的张副队还打听到了鸡蛋糕的来源,他想了想,一脸正色地敲响韩文清的门。


“怎么?”韩文清都快睡了。


“队长,我有事要告诉你。”张新杰说得跟比赛总结似的。


“哦。”韩文清侧身将他让进屋。


“老林养了很多鸡,他的鸡最近下蛋了。”张新杰什么事都讲求追根溯源,“他给张佳乐做了鸡蛋糕寄来,但是没给我们寄。”


“……”韩文清眼睛虚起来,思考一会儿才说:“我知道了,早点睡。”


张新杰回到自己宿舍,收缴的鸡蛋糕还剩下几块,他舔舔嘴唇,决定把它们吃完再睡觉。



韩文清坐在床上思考林敬言的鸡蛋糕是啥味道,想了3分钟没想出个所以然,便果断将电话打到南京。


“老韩。”林敬言都快睡着了,声音有些迷糊。


“我也要吃你的蛋。”韩文清一句话把林敬言吓清醒了,惊道:“啥?”


“你给张佳乐寄鸡蛋糕。”拳皇正儿八经地解释道:“张新杰说材料是你的母鸡下的蛋。”


“哦,那个啊……”林敬言的公鸡在院子里打架,他下床拉上窗帘。


“我也要吃。”韩文清说出自己的要求,这明明是句耍赖的话,从他口中冒出就有了“一如既往”的气势。


“好好好,等它们下了蛋我给你做。”林敬言捂着额头,那边又交待了几句便挂掉电话,他趴在床上想——


怎么回事,都盯上我的鸡和我的蛋了?


半晌,他翻身而起,又想:算了,就给你们做吧。



林敬言退役了,他的生活里再没有名为荣耀的游戏。


可是,荣耀让他认识的人却没有就此散去,他们不再是他的队友对手,他们换了一个头衔,成为他生活中吵吵嚷嚷的、麻烦逼事儿多的、毫不客气的——


朋友。


 


End






☆ puppy-dog eyes来自游泳世锦赛,就是对着宁小鲜肉眼睛眨得pikapika的那个澳洲小鲜肉。


☆ 共和国之剑今天不更新,想写的情节太多,突然就卡住了不知道如何组织语言,大概是状态不好,可能会隔一段时间再写,也可能明天就写,反正肯定会写完的。



评论
热度(394)

© 天井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