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井

站在天井旁边,看到一道烟。
在草叶纷飞的战争时代,我的痛觉随爱恢复了。(头像by高河弓《loveless》)

诗一首

自己转自己不是有病吗……
说正经的,我的大部分诗都给了游乐园。北京市中心还有游乐园,嫉妒的要哭了。

奔波于床与厕所之间:

离梦最近的真实


存在的意义 就是让我做梦


蝴蝶垂死挣扎的玻璃宫 不见了


凝望欢声笑语的后山 还会落雪吗


城市中心的幻影变作泡影


我还祈祷着 华灯琳琅的角落 升起一个故事


一切都结束了


第700百万个生命体 浮沉于世




  ——  一首纪念城市规划诗

© 天井 / Powered by LOFTER